2019年一季度湖南各市州主要经济指标比较分析

湖南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 fgw.hunan.gov.cn 时间:2019年05月13 【字体:

   一、GDP:衡阳市增速最快,九个市州增速同比回落

  1、总量最大与最小。长沙市一季度GDP占全省的比例为29.85%,经济总量领跑全省;岳阳市和常德市位居第2、3位。张家界市经济总量最小。株洲市经济总量反超衡阳市排名第4位,益阳市反超永州市、邵阳市排名第8位。

  2、增速最快与最慢。衡阳市以8.2%的增速成为GDP增速最快的市州,长沙市、娄底市以8%的增速并列第2位。湘西自治州、邵阳市分别以5.5%和6.3%成为GDP增长最慢的两个市州,分别较去年同期下降1.2和1.7个百分点。

  3、九个市州增速回落。与2018年一季度相比,怀化市、株洲市和岳阳市GDP增速分别上升0.5、0.2和0.1个百分点;衡阳市和益阳市持平;其余9个市州均有所下降,下降幅度在0.5到1.7个百分点之间。

   

  二、工业:怀化市增长最快,高技术工业表现抢眼

  1、增速最快与最慢。怀化市、湘潭市和常德市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速分别为9.0%、8.9%和8.7%,位居全省前三位。湘西自治州3.5%的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速最低,其他大多数市州增速在7.1%-8.6%之间。

  2、增长加快与回落。与2018年一季度相比,张家界市、怀化市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速上涨最多,分别提高了4.0和3.2个百分点;全省共有7个市州增速上升1个百分点及以上。邵阳市和郴州市规模工业增速分别下降0.3和0.5个百分点。

  3、高技术工业持续增强。湘潭市高加工度工业、高技术工业增加值分别增长13.5%、17.1%,分别高于全部规模工业4.6、8.2个百分点。郴州市高技术、装备制造增加值分别增长17.7%、20.8%,分别高出全市规模以上工业平均水平9.9和13个百分点,有效推动了工业高质量发展。

   

  三、投资:株洲市增速最快,六个市州增速同比回落

  1、增速最快与最慢。株洲市、娄底市和衡阳市固定资产投资分别增长15.9%、14.5%、14.4%,增速位列全省前三位。湘西自治州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出现负增长,-3.2%增速为全省最慢。怀化市、长沙市和张家界市增速较低,分别增长8.4%、6.0%和4.8%。全省共有10个市州的投资增速高于全省平均水平。

  2、增长加快与回落。与2018年一季度相比,有八个市州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加快;株洲市涨幅最大,上升了9.3个百分点,其余7个市州上涨幅度在0.2-2.0个百分点之间。湘西自治州、张家界市、长沙市、怀化市、永州市和郴州市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回落,分别下降17.2、7.0、5.5、4.6、1.2和0.8个百分点。

  3、重大大项目不足导致部分市州增速回落。如张家界市5000万元以上项目投资同比下降13.1%;截止3月衡阳市今年第一批重点工程建设项目只有198个,比上年同期少了336个。

   

  四、消费:岳阳市增速加快,其他市州同比增速均回落

  1、总量最大与最小。长沙市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居全省首位,占全省的30.32%;衡阳市和岳阳市分别以333.82亿元和332.51亿元分列第2、3位;株洲市、常德市、邵阳市和永州市均超过了200亿元;张家界市54.73亿元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为全省最少,仅占全省的1.41%。

  2、增速最快与最慢。岳阳市、娄底市以9.8%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并列全省首位,湘西自治州8.7%的增速为全省最低,其余市州增速均在9.0%以上。

  3、增长加快与回落。与2018年一季度相比,除岳阳市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上升了0.5个百分点之外,其余13个市州均出现了下降,降幅在1.1-2.9个百分点之间。

  4、消费结构持续优化。衡阳市限额以上单位汽车类、金银珠宝类、建筑及装潢材料类等发展享受型商品同比分别增长14.0%、40.4%、15.6%。娄底市消费升级类商品同比增长11.8%。益阳市乡村消费品零售额增长11.7%,高于城镇消费品零售额增速2.4个百分点;娄底市乡村市场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高于城镇市场14.9个百分点。

   

  五、出口:怀化市增速最快,永州市郴州市常德市负增长

  1、总量最大与最小。长沙市、湘潭市和衡阳市的出口额居全省前三位,分别为255.48亿元、49.63亿元和38.29亿元,占全省出口总额比重的63.33%。湘西自治州的出口总额排名全省末位,仅为2.80亿元。

  2、增速最快与最慢。怀化市、湘潭市和张家界市位居全省前三位,增速分别为462.1%、253.3%和175.6%。永州市、郴州市和常德市出口疲软,出口增速分别为-5.3%、-13.7%和-24.3%。

  3、一半市州增速出现回落。与2018年一季度相比,7个市州出口增速下降,其中岳阳市和张家界市下降177.3和105.4个百分点,其余5个市州的降幅在5.9—75.4个百分点之间。

   

  六、财政收入:娄底增速最快,五个市州增速同比回落

  1、总量最大与最小。长沙市、株洲市和常德市地方财政收入位居全省前三位,收入总额分别达235.96亿元、56.94亿元和54.41亿元。张家界市财政收入额最少,仅为10.62亿元。

  2、增速最快与最慢。娄底市、永州市和湘西自治州地方财政收入增速居全省前三,分别增长14.6%、10.5%和8.8%;岳阳市以0.8%的增速为全省最慢。

  3、增长加快与回落。与2018年一季度相比,邵阳市地方财政收入的增长幅度最大,加快了29.8个百分点。5个市州的地方财政收入增速出现回落,其中张家界市降幅最大,下降40.6个百分点,其余4个市州降幅在3.9—19.0个百分点之间。

   

  七、居民收入:农村快于城镇,市州收入差距持续缩小

  1、总量最大与最小。不管是城镇还是农村居民收入,长沙市、株洲市和湘潭市均居全省前三位;湘西自治州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总额为全省最低;张家界市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总额为全省最低。

  2、增速最快与最慢。城镇居民收入方面,有八个市州的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速快于或等于全省平均水平,娄底市、怀化市和永州市以9.3%、9.2%和9.0%的增速列全省前三位;张家界市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8%的增速为全省最低。农村居民收入方面,怀化市、湘西自治州和张家界市增速位居全省前三位,分别为11.1%、11.0%和10.4%,湘潭市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8.2%的增速为全省最慢;14个市州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速均高于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速。

  3、市州间收入差距持续缩小。2019年一季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最高的长沙市和最低的湘西自治州的倍差与上年同期基本持平,为2.46:1;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最高的长沙市和最低的湘西自治州的倍差由上年同期3.18:1小幅下降至3.14:1。

   

  来源:湖南省人民政府发展研究中心《经济蓝页》2019年第11期



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