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镇化加速 农民工举家迁徙比例达60%

湖南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 fgw.hunan.gov.cn 时间:2019年06月06 【字体:

  2.8亿农民工里有51%是新生代农民工,上世纪末本世纪初关注第二代农民工问题,现在面临第三代农民工问题 

  今年6月1日,是第70个国际儿童节。在钓鱼台国宾馆芳华苑的舞台上,来自北京市朝阳区金盏乡皮村同心实验学校的孩子们表演了自己的节目《父母在哪,家在哪》。这是一所面向外来务工人员子女的学校,节目的名字也是流动儿童的心声。 

  随着中国城镇化进程的加速,催生了城镇和乡村之间儿童的流动。“流动儿童关系着城市的未来。”中国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首席经济学家李铁在当日举办的2019中国儿童发展论坛“促进城市流动儿童的社会融入”单元上表示,“很多人试图站在关爱的角度看问题,但是事实上,应该从城市的角度来看,这些新生代农民工在城市人口中所占的比重越来越高,是城市最稳定的、最富有活力的劳动力。” 

  

 

  加快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 

   

  关于我国的城镇化,今年有两个重要的文件:其一是《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其二是5月5日颁布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建立健全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和政策体系的意见》。“这两个文件都对未来城镇化进程做了非常清晰的描述,而且提出了很具体的要求,就是要加快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进程。”李铁说。 

  李铁指出,现在中国城镇化率是59.58%,接近60%,“这个水平很高了”,但是户籍人口城镇化率只有43.37%,二者之间相差16个百分点,“这16个百分点的差距即没有城镇户口但纳入城镇常住人口统计的人口,相当于两亿多人。” 

  中国改革报、改革网记者从论坛上了解到,在城镇打工的农村人口分两类,第一类是在乡镇就业,第二类是跨乡镇就业。目前,在本乡镇就业(不出乡)的农村人口有1.1亿,跨乡镇就业的农村人口将近1.7亿。李铁分析说,“1.7亿人口,就是我们现在说的存量农业转移人口。当城镇化率达到70%的时候,还会有2亿农业转移人口转出来,总数就将近5亿。” 

  根据2014年、2015年调查数据,农民工举家迁徙的比例是20%~30%。而现在,新生代农民工举家迁徙的比例已经高达60%。“2.8亿农民工里有51%的人是新生代农民工。”李铁说,这51%里大概50%是“80后”,43%是“90后”,剩下的是“00后”。“上世纪90年代末到本世纪初,我们做政策研究时,关注第二代农民工的问题,现在面临的还有第三代农民工的问题。” 

  李铁认为,解决问题的关键,一是要加快户籍改革,二是加快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前述两个文件都明确提出放开或者放宽落户政策,“这就意味着落户速度要加快”。而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则意味着虽然没有落户,但可以和城市居民享受同等的公共服务,这也能很大程度上让举家迁移的农民工实现“幼有所育”“学有所教”“病有所医”。 

  

 

  重视流动儿童教育问题 

   

  在李铁看来,只有提升了中国城镇化水平,才能解决农村发展问题,才能解决城市的竞争力问题,才能解决创新载体问题。“所有这一切都需要流动儿童接受很好的教育。” 

  如何从城市治理、城市未来的角度来看待流动儿童问题?“二代农民工已经大大降低了老龄化率。北京户籍人口老龄化率(60岁及以上)是24.8%,如果有外来人口就降到16.5%;上海户籍人口老龄化率(60岁及以上)33.1%,加上流动人口的话会大幅度降低至22.3%。”李铁继续用数字加以说明,“三代农民工是城市最有活力的新鲜血液,如果这批人没有受到很好的教育,未来,他们可能会给城市带来压力和不稳定。” 

  《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中有这样一句表述,在随迁子女较多城市加大教育资源供给,实现公办学校普遍向随迁子女开放。李铁分析说,2018年的义务教育公办覆盖率是82%,长期一直在80%左右徘徊,剩下的18%都是民办来解决的。“现在面临的问题不是说我们是否能做到全覆盖,我们确实面临着人口流入地区公共服务资源的短缺。” 

  事实上,现在不只是随迁子女上学难,就连拥有北京户口的孩子想上幼儿园也难。李铁说,随着人口增长、人口向发达地区流入,发达地区公共服务供给出现严重的负担。“人口向大城市、都市圈流动的趋势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是不可逆的。” 

  “中央政策已经颁布了,现在面临的问题是落实。”李铁指出,相关文件对各级地方政府提出了明确的要求,虽然也面临着现实的难度,但随着政策认识的加深,会影响城市政府在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上不断创新政策、加大改革力度。 

  (中国改革报、改革网记者 付朝欢 袁琳) 



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