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服务业扩大开放重头戏启幕

湖南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 fgw.hunan.gov.cn 时间:2019年06月27日 08:26 【字体:
 医疗研发、金融、增值电信等重要领域外资进入有望再突破

我国服务业扩大开放重头戏启幕

专家建议加快系统性方案制定,促进生活性和生产性服务业高质量发展

 

作为我国国民经济第一大产业和经济增长主动力,服务业对外资开放的重头戏正在启幕。《经济参考报》记者获悉,在制造业领域基本实现全面放开外资准入后,服务业扩大开放的重大举措也正在酝酿,其中,医疗研发、金融、增值电信、文化娱乐等重要领域有望率先突破。专家建议,除了单点突破,还要加快全国服务业开放的系统性方案制定,促进生活性和生产性服务业的高质量发展,打造我国经济增长的新引擎。

服务业开放步伐加快

“近期我国服务业开放一系列的安排表明‘重头戏’正在启幕。”商务部研究院服务贸易研究所所长李俊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一方面,自贸试验区正在加快探索服务领域的开放,其中上海、海南等地在金融、科研、旅游等领域已经先行先试,积累了对外资开放的一些经验;另一方面,作为全国唯一的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试点城市,北京继续开展和全面推进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试点的工作方案年初获批,新方案在信息、科技、金融、商务、文化娱乐、卫生和社会等六大领域推出了众多新举措。与此同时,这些自贸试验区和综合试点的经验还在加速向全国推广。

当前,服务业开放已成为多边、双边贸易投资协定的焦点。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指出,区域全面经济合作伙伴关系(RCEP)、中日韩自贸区等多边自贸区谈判、中欧投资协定谈判等,都涉及服务贸易的开放。随着区域合作的加速推进,服务领域的合作交流将进一步加强。

“当前服务业已经成为世界经济的一个重要增长极,我国也在加速向服务经济转型。”李俊说,这就需要在开放中促进服务业高质量发展,以更多优质产品和服务,释放国内市场潜力,拉动产业升级,从而打造经济增长的新引擎。

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服务业增加值达到47万亿元,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上升到52.2%,比2012年提高了7.6个百分点,服务业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达到59.7%,已经成为名副其实的第一大产业和经济增长主要的驱动力。

事实上,服务业在整个经济运行中的作用还在不断上升。“预计到2020年,我国服务业规模将超过50万亿元,占GDP的比重可能达到55%至60%,基本形成以现代服务业为主导的产业结构。”迟福林表示。他同时指出,我国生活性服务业有需求但缺供给,更缺乏高质量供给,研发设计等生产性服务业也存在发展滞后的问题。

“要通过深化以服务业市场开放为重点的市场化改革,着力解决制约经济转型升级的体制瓶颈,打破制约内需潜力释放的体制掣肘,既为短期稳定经济创造有利的市场条件,又为中长期发展创造良好的制度预期,更为应对外部环境明显变化赢得战略主动。”迟福林说。

重点领域将获突破

在我国服务业开放从试点推向全国的探索过程中,开放的领域也在逐步明晰。对于接下来的突破点,受访的业内专家认为,从近期来看,即将发布的新版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将进一步缩短服务市场的外资准入限制,其中,医疗研发、金融、增值电信、文化娱乐等重要领域有望率先突破。

“负面清单将再做‘减法’,实现进一步缩短。”李俊指出,由于目前我国的制造业开放程度已经很高,余地不大,因此本次的开放突破将集中在服务业。

李俊认为,去年自贸试验区负面清单的一些开放举措,比如在增值电信、文化等重要领域的开放尝试,很有可能拓展到全国。其中,在文化娱乐领域,自贸试验区已经取消了演出经纪机构的外资股比限制,将文艺表演团体由禁止投资放宽至中方控股;在增值电信领域,将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原有28.8平方公里区域试点的开放措施推广到所有自贸试验区。

对于外资呼声较高的金融领域开放,2018年的全国版和自贸试验区版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在股比限制上都已经实现突破,并给出了明确的开放时间表。“这一过程是循序渐进的,今年还有望出台进一步的放宽举措。”李俊说。

另外,医疗科研、数字技术等领域也将是我国未来的开放重点。记者获悉,为了适应新的服务业态发展需要,我国正在修订服务贸易领域的几大关键目录,其中高新技术和健康医药产业开放有望成为此次调整的重要突破之一。

参与修订工作的专家此前对记者透露,本次目录的集中修订,一是注重数字技术发展对服务业开放领域产生的新需求,二是加强了国计民生切实需求的支持力度,其中医药研发方面有望获得从试验产品的通关到技术人员引进等多项便利措施。

探索制定系统性方案

受访专家表示,除了个别领域的单点突破之外,还要加快全国服务业开放的系统性方案制定,促进生活性和生产性服务业的高质量发展,打造我国经济增长的新引擎。

迟福林认为,从我国经济生活的现实需求来看,要将服务业市场开放作为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大任务,尽快出台新的服务业市场开放行动计划,实质性打破服务业市场开放的政策体制掣肘。

李俊也认为,由于服务业开放涉及面非常广,不只是市场准入层面上的开放,更多的还涉及国内的法律法规和规章制度的改革。因此,服务业开放更加复杂,涉及生活、生产的各个领域。“在推进服务业开放时,要统筹全国情况,推广试验试点经验,同时要将开放过程中形成的规章制度转化成法律,形成制度性的框架设计。”他建议。

对于如何推进服务业开放相关政策体制的调整,迟福林表示,创新是第一推动力,人才是第一资源。无论是提供生活性服务业领域的学校、医院,还是提供生产性服务业领域的科研院所,都需要以激励人为目标深化体制改革,加快建立有利于释放人的创造性的法人治理结构,广泛吸纳包括社会资本、外资参与,发展混合所有制,扩大现代服务业的有效供给。尽快实现服务业用地与工业用地“同地同价”,实现体制内外人才政策待遇平等,实现各类所有制企业平等参与政府采购。(记者 王文博)



信息来源:经济参考报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