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我省秋粮价格调查

发布日期:2018-12-13

  201811月下旬在我省粮食主产区组织开展了秋粮专项调查,有关情况汇报如下: 

  一、基本情况 

  我省秋粮以中晚稻为主,调查期间中晚稻已收割入仓, 11月17日起省内符合条件的地区启动2018年中晚稻最低收购价执行预案。从调查情况看,今年我省秋粮种植面积略有减少,种植结构调整但单产整体增加,预计总产维持稳定,受稻谷最低收购价下调政策的影响,稻谷价格走低,良种优稻行情相对较好,种植成本持续上升,种粮收益有限。 

  1.种植结构发生变化,粮食单产稳中有增。有关数据显示,2018年我省水稻种植面积4009千公顷,比2017年减少230.6千公顷,下降5.4%。晚稻种植面积1298.3千公顷,比上年减少201.6千公顷,下降13.4%。中稻种植面积预计为1472.5千公顷,比上年增加181千公顷,增长14.0%。以长沙、株洲、湘潭为例,2018年三市种植结构调整实际完成57.3万亩,其中水稻改种高粱、玉米、红薯、大豆等旱粮作物19.2万亩,改种蔬菜及其他经济作物38.1万亩。调查了解,今年中晚稻单产均有增加,其中中稻平均亩产在500公斤以上,晚稻平均亩产450公斤以上。以益阳市为例,该市中晚稻亩产均约500公斤左右,其中南县中稻亩产高达600公斤。岳阳市平均亩产为580公斤左右,同比去年增产20公斤,增幅为3.5% 

  2.最低收购价格下调,粮食价格持续分化。监测数据显示,11月份全省晚籼稻混等平均收购价为127.27/50公斤,同比下跌6.45%2018年国家下调了中晚籼稻最低收购价格,比2017年下调10元为每50公斤126元,以致中晚稻市场收购价格较去年明显下降。望城区晚稻平均收购价格是125/50公斤,比上年136.17/50公斤,下降了8.20%。攸县规模种植户反映,私人粮贩收购价格仅为105-108/50公斤。同时,优质稻相对常规稻价格高,有企业订单和地方加工厂收购,优质稻的价格基本高于保底收购价。岳阳市常规中晚稻收购价115-117/50公斤,优质稻收购价最高可达155元。据兰溪佑林米业介绍,去年晚稻黄华占(优质稻品种)上市价每50公斤145元,最高达到158元,今年基本稳定在130元左右,后市价格还有一定上涨空间。 

  3.成本增加收益减少,劳力流失规模缩减。据调查,近年粮食生产成本呈逐年上升趋势,2018年农资、人工、土地成本都有不同程度的上涨。衡阳县今年的人工成本、农药、化肥等费用较去年约上涨10%,种植成本每亩增加90元。娄底市2018年中晚稻种植平均成本同比2017年:种子费上涨5/亩,化肥费用上涨4/亩,机械作业费用上涨9.4/亩,人工成本上涨5/亩,土地成本上涨22/亩。粮食价格下跌,种植成本上涨,压缩了农民的种粮收益。从岳阳市种粮大户了解到,今年秋粮平均亩产为580公斤左右,晚稻平均销售价格为每50公斤120元,比去年同期126元下降了6元,降幅为5%。每亩平均产值1392元,比去年同期1411.2元下降19.2元,降幅为1.4%。比较效益下降,青壮年劳动力多外出打工,有效劳动力不足,导致部分耕地抛荒。安乡县三岔河镇六合村种粮大户刘普查,2017年承包耕地6060亩种粮,今年调减为3600余亩,减少2400多亩,明年计划继续大幅调减承包面积。 

  二、主要问题 

  通过调查,各方集中反映的问题主要是:1.种粮收益偏低,粮食种植动力减退。保底价下调,伴随着地租、生产资料、人工成本的增加制约了种粮效益。“环保新政”助推化肥、农药等农资价格今年出现上涨,土地确权后流转费用“地租”应声而涨,适农人口减少导致人工成本直线上升。以当前的收益看单纯种粮难以为继,调查中了解到部分农户表示土地流转到期后,将不再延期,打算缩小规模,或另谋他业。2.种粮技能粗糙,粮食生产效能降低。农民长期大水、大药、大肥的种植习惯积习难改,绿色发展观念淡薄,清洁化生产不够普及,土壤和水体的自净修复功能下降,土壤结构破坏、有机质缺乏、重金属超标等问题显现,已成为农产品质量安全新的风险,水稻生产投入与产出的效益受到制约。地力下降、药害、肥害等影响的累积,与“镉米阴影”叠加影响湘米品牌,走不出省门、进不去大卖场。3.惠农服务滞后,粮农享受政策有限。托市收购预案启动迟于市场,部分粮农出于对粮价走势的担忧以及劳动力缺乏、晾晒存储条件等限制,把粮食低价卖给了粮食经纪人,后期托市启动粮价上涨,并未享受政策福利。且托市价收购粮食标准逐年提高,今年有的地区入库粮食由五项质量指标增加到七项,新增加了农药残留和重金属含量两项指标,将部分粮食挡在门外。 

  三、政策建议 

  随着供给侧改革不断深入,粮食生产销售收储等方面的问题趋于复杂多样,为后续的惠农助农配套政策与服务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当前既要保证粮食安全,又要兼顾民生效益。为此,提出以下建议: 

  1.进一步优化种植结构,稳定粮食生产的同时拓宽农民收入渠道。粮食生产稳面保量,要靠提高农民种粮收益来拢住人心,而在目前条件下传统的种植模式即使增产也未必增收。应加快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通过调整产业结构、调节市场供给,为农民优产多收提供实现途径。结合市场需求合理调配种植结构,加强优质高产品种的研发推广力度,合理引导农户种植优质品种。如怀化市落实粮食稳量提质增效目标的“两减三增”工程(减少劣质水稻、减少籽粒玉米;增加优质稻、增加马铃薯、增加小杂粮);益阳市“一田双季、一季双收、一水两用”的虾稻绿色种植模式;岳阳市高档优质稻“一片一种”标准化示范推广。 

  2.进一步加强助农服务,改善种植环境的同时提高粮食产能效益。加快服务体系建设,搭建龙头企业引领、农技推广队伍指导、专业合作团体支持、防护治理队伍帮扶的信息服务平台,在农业政策解读、农业技术推广、农业机械普及等方面为农民提供帮助,合理引导农民科学施肥,科学种植,推行测土配方施肥,做好天气、病虫等灾害预警信息服务。加强产业融合,积极发展订单农业、休闲农业,引入社会资本、科技公司、研发机构,解决农民资金、技术、销售等各环节难题,加快发展网络经济,有效提高粮食种植产能效益。 

  3.进一步完善惠农政策,确保持续平稳的同时注重农民实际获得。近年惠农政策出台不少,但农民实际受益有限,比较效益好才能让农民安心本职。粮食最低收购价应动态适度调整,在继续执行粮食托市收购政策,发挥其兜底和稳定粮价作用的同时,结合种植成本上涨、自然灾害损失等综合因素评估定价,促进粮食价格合理上涨,不断增加农民种粮收益。完善适应市场需求的扶持政策,推广新型农业、优质品种帮助农民增收。鼓励发展种养结合的循环农业,大力发展优质稻生产,强化品牌创建,突出区域特色,提高粮食生产附加值。